10倍天价也不卖!86岁老太死后却把房子送包工头:谢谢你送我回家

1438 NW 46th St.。

如果你在Google地图里输入这一串文字,将看到一个奇怪的建筑——

一个方方正正、崭新豪华的商场中心莫名凹了一块,里面竟藏着一间年久失修的烂尾楼。

再看正面,眼尖的朋友恍然大悟:

这不就是《飞屋环游记》的原型?

电影里,老爷爷给房子绑上气球,远渡重洋,看到了天堂瀑布,大团圆结局。

而在现实中,这间老房子13年来几经转手,谁碰谁倒霉,彻底成了烂尾楼......

Ta的故事,比电影还奇幻。

2005年,开发商看中了西雅图的巴拉德社区,钞票一甩,全要了。

但有一户,不买账。

房主是一位叫伊迪丝·梅斯菲尔德(Edith Macefield)的怪奶奶。

孤家寡人,只养了一猫一狗。

这阿婆,可比谁都拽。

房子估价最多10w美元,开发商张口就给75w。

隔壁来瞧热闹的大爷听到当场就从凳子上摔了下来,连喊三声:额滴个神!

阿婆却说:不卖。

开发商豁出去:100w,外加一套等条件公寓,您以后的医药保健费,我全包!

老奶奶斩钉截铁:不卖。

开发商气到脸红耳赤,邻居大爷急得上蹿下跳:大妹子你有啥想不开啊?!十倍天价啊!

阿婆冷笑道:

“我都84了,半只脚进棺材了,没儿没女,要钱干嘛?”

“我唯一的愿望,就是死在这。”

敬酒不吃吃罚酒?开发商直接就把她家围起来施工。

挖掘机在耳边,震耳欲聋,打桩机在脑后,地动山摇。

就看你能顶多久!

消息一出,当地居民炸了,媒体记者疯了:我要为阿婆主持公道!

然而,有人来门口声援,她拿扫把撵别人走,有记者带着花拜访,她破口大骂:滚蛋!

这下好了,伊迪斯把两边人都得罪了,谁还要靠近这凶巴巴的老太婆?

除了一个人,巴里·马丁。

这哥们是开发商请来的工头,除了监管施工,还得保证阿婆的安危。

这项目可是社会热点,阿婆有啥三长两短,那不得被网暴?

于是,每天开工前,他和阿婆报备,收工后,他来瞧阿婆一眼。

越瞧越觉得阿婆可怜,好心给她买了点吃的。

谁知道,伊迪斯直接就把桌子给掀了。

“别想公关我,我不会卖房子的!”这暴脾气......

可第二天, 土豆APP官网巴里还是会来。

一是为了工作,二是因为,伊迪斯总让他想起了去世的妈妈。

这天,巴里半夜接到了一通神秘电话:

“你明天开车带我去做头发。我脚疼。”

这能噎死人的语气,一听就知道是伊迪斯......

不“打”不相识,从那天起,伊迪斯就赖上了巴里。

买菜、开药、看医生,遛弯、做饭、搞卫生......

甚至连和别的老太太吵架,巴里都会出来给伊迪斯撑腰帮腔。

有时候三更半夜给巴里打电话说闹心,让他开45分钟的车赶过来。

每次说起,巴里都苦笑:“我就没见过这么会使唤人的老太婆。”

“关键我帮她那么多,没说过一句谢谢。”

相处一久,巴里发现,这阿婆不仅傲娇、顽固、呼来喝去,还爱吹水。

她说自己出生于1921年,精通英法德意奥多门语言。

她说自己是个单簧管高手。

“要是我年轻一点,一定给你表演我最爱的曲子。”

她说自己未成年就去参军。

二战时以乐器高手的身份成为间谍,派往德国,还和希特勒吃过几次饭。

后来身份败露,被关进集中营,幸好偷到一条钥匙和一辆卡车,载着13名儿童逃出生天。

“所以你们施工吵不到我,老娘经历过二战。”她自鸣得意。

但却怎么都拿不出去过欧洲的证据。

她还说自己出过书,是大名鼎鼎的作家。

最后发现书是她自掏2.3w出版的,唯一刊登过的文章,资料下载只赚了75块。

她甚至说自己认识卓别林、赫本,“摇摆乐之父”本尼·古德曼是她表哥。

巴里一边听一边偷笑:这老太太,真tm会忽悠。

“只要我问起细节,她就马上生气换话题:‘说了你也不懂!’”他回忆道。

虽然嘴倔脾气大,但巴里对自己的好,伊迪斯心里有数,终于,她卸下心防:

“你知道我为啥不肯卖房子吗?”

此屋建于1900年,1952年伊迪斯花了3750美元买下来,和妈妈相依为命。

春天,母女在院子里晒被子,夏天,她披着树影写作,秋天,她在门口吹萨克斯风。

1976年冬天,妈妈在沙发上去世。

“我老了,我也想死在房子里,我想我妈妈了。”

说这话时,伊迪斯大限将至。

巴里载她去过几次医院,她却站在门口不肯进:“算了算了。”像个怕打针的小孩子。

那天,她终于肯看医生,巴里问她咋样,她笑着说:“没事......”

“胰腺癌,末期。”

最后一次复诊,是巴里陪她去的,医生问道:“你的临终授权人是谁?”

只见伊迪斯向巴里努了努嘴。

“他。”

回家路上,巴里慌得一比:“你知道你说了啥吗?你授权给我,不怕我现在就把房子卖掉,把你赶出去.......”

伊迪斯怼道:“一个大老爷们,烦死了。”

“谢谢你,送我回家。”

那是她对巴里说的唯一一句谢谢。

也是最后一句。

2008年,6月15日,伊迪斯走了。

她在妈妈当年离开的沙发上去世,享年86岁。

遗嘱中,她把房子送给了巴里。

“我走啦,房子归你啦,赶紧卖个好价钱,拿去供孩子读书。”

这傲娇的语气,不愧是伊迪斯。

离开前几月,她再三叮嘱巴里。

“棺材鲜花追悼会啥都不要!把钱都给我捐给人道组织。”

出乎意料的是,葬礼当天竟来了十几位建筑工人。

原来伊迪斯总把别人放在她门口的花,偷偷送给这些孩子。

整理遗物时,巴里在阁楼里发现了一大堆发霉的书信文件:

结婚证x4,死亡证书x2。

伊迪斯结过四次婚,生过一个儿子,儿子13岁因脑膜炎去世,最后一任丈夫在度蜜月时猝死,她孤独终老。

签名本x1。

里面夹满了卓别林、赫本亲笔签名的便笺。

唱片X1。

上面写着:致我最爱的表妹伊迪斯——本尼·古德曼。

来自世界各地的来信一大堆,大部分是感谢伊迪斯救过自己。

原来,伊迪斯从来没有吹牛。

只是岁月遥遥,往事如烟,不必多言。

09年,巴里把房子以31w美元出售,依伊迪斯遗愿,供两个小孩完成了学业。

同一年,《飞屋环游记》上映,狂赚7.4亿美元,迪士尼在屋顶挂满气球,无数人前来一睹这个梦幻小屋。

只可惜,生活不是电影,伊迪斯的房子没有飞起来。

10年,投资方想把房子抬高两层,做成一个满是鲜花的开放网红空间。

谁料刚接手就亏了18w,黄了。

2015年,非营利性机构想用船把房子运到奥卡斯岛上。

费用20w,筹了1.8w,又砸了。

有人曾想买下来开咖啡厅或面包店,却因高昂的维护成本望而却步。

13年来,老房多次拍卖、一堆烂账,最后成了烫手山芋,无人敢要。

如今,这座122岁的老屋依然屹立在路边。

野花爬上栅栏,大雪覆盖庭院。

她静默无言,日渐凋零。

仿佛城市里,一座小小的、被人遗忘的墓碑。

图片丨网络

责任编辑丨蜜糖

编辑丨快乐小神仙





Powered by 阿拉善左旗蒙汇堂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